首页 玄幻 都市 历史 游戏 科幻 灵异 其他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PT免费污小说 > 玄幻 > 八方圣皇 > 第一卷 求学问剑小少年 第一百六十八章 结束?

【三更,求点红票,谢谢各位读者老爷们】

云海以下,十三重楼正南,整座圣水秘境陷入了光阴长河瞬间停滞不前的境地。

凉州城小巷那边,小狐狸手握三枚铜钱,正在纠结要卖什么馅的肉包子,浑然不觉天地异象,门槛那边的赵青鸾已经纹丝不动。

平溪城东门外,焚海斋的三代长老元烈满脸涨红,炼化的本命物在窍穴内嗡嗡颤鸣,这才使得他能够竭力看到秘境当中一些模糊画面。

当位于紫来州最北端的魏成,看到那抹翩若惊鸿的雪白身影下坠瞬间,脸上充满了无穷尽的缅怀追思,最后竟是热泪盈眶,站起身,欲言又止。

到最后,他放弃了冒险进入圣水秘境的念头。

公孙潺叹了口气,知道一切都已化为虚妄,心情反而轻松了些。

昏阳山破庙门口,神情凝重的崔奉一脚刚要踏出,一皱眉头,缩回了脚,纹丝不动。

关子石与赵永昌皆是诡谲的静止了身形,那座小巧精致的青铜鼎已经出现在破庙门前,近在咫尺。

崔奉略作思量,决定以不变应万变。

白家不知第几代的千年老祖,眯起眼,望向远处的凉州城。

一位白衣如雪,黑发飘摇神色沉静的英俊男子,自城中一跨而出,瞬间来到此地,看了眼那个受伤极重,已经昏死过去的叶凡,低下头喃喃道:“倒是个不服输的倔小子。”

不远处,站着一位红发红瞳的美丽女子,伸出手指指责道:“木桩子,要来你就早点来,非要等人伤成这样才出来还有屁用。再说,动静闹得这么大,非要闹得人尽皆知,到时候怎么让凡哥哥静心修行?” 见那人不说话,叶柔嘉更加恼火,随后哀叹一声,看也不看那位白家的千年老祖,一个闪身掠至山谷上空,忍着心中怒火,“两个圣殿的老王八,你们不是喜欢看热闹吗,怎么这会儿就把王八头给缩回去了?”

北边,出现一位身穿黄袍的缥缈身影,依稀可见,是一位中年男子,腰间悬挂一枚金色玉佩,刻有篆文“天下为公”。

在其身后,是一位面容清秀的年轻女子,竟是与崔奉有些关系的黄雅。

中年黄袍人作揖道:“拜见前辈。

叶柔嘉深呼吸一口气,指了指白家老祖,望向那个身穿黄袍气度非凡的中年男子,问道:“你们圣殿全都是吃干饭的不是?若说八境九境的修士行走天下,你可以推说事务繁多,日理万机顾不上来,可这么一个不朽境的老王八,你眼睛瞎了??”

黄袍男子默不作声。

其实,早在一月多前,他事先就被打了声招呼,说白家老祖会下山来趟净水国,暗中保护他白家的麒麟子,其中又牵涉到了另外七国还有大燕,所以这白家老祖离开宗门之前,就与圣殿知会了一声,只是事出突然,来不及跟紫来州祭祀讨要文牒,所以对于这件事中年男子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想到会引出这么一位大人物。

白家老祖有些不耐烦,一手负后,一手伸出,指向叶柔嘉,“看你这模样长得也不像人,莫非是妖族修成人身,认了这小子为主,想为他报仇?”

叶柔嘉依旧没有理会,只是嘴角微动,似有讥讽。

其实,别看这位身穿黄袍的中年男子任由叶柔嘉辱骂,却没任何表示,其实他的身份要比主管一州之地的祭祀还要高上几分。

能够跻身中州圣殿、陪祀大祭祀的人,当

然是名副其实的仙人或圣人,甚至在某种意义上,他要比一位王朝之君,还要更加有分量。

叶柔嘉叹息一声,“你们两个,是明知道我如今没办法拿你们怎么样,所以就有恃无恐,对不对?”

黄袍男子摇头道:“若是你想,自然可以,但你比以前要变了许多,所以便不会这么做,想来与那个年轻人应该有很大关系。”

身后,一个沉静嗓音响起,“都说完了?”

叶柔嘉蹲下身子,垮着双肩,双手环绕叠放在膝盖上,有些灰心丧气,“叶凡是我的主人,我却没能保护好他,反而让你来收拾这个烂摊子。”

白袍男子缓缓走到叶柔嘉身边,说道:“既然如此,就让你来保护他吧。”

一直站在原地看戏的白家老祖笑道:“没想到这次紫来州出面的不是公孙潺,反而是你来了,不过也好,起码不会“有失公允”不是。看样子,这人也是位隐世不出的剑修?十境?总不能是渡轮回的三劫不朽吧?”

位于身后的黄雅,瞥了眼身前的黄袍中年人,后者神色肃穆凝重,显然面对这个看着极为年轻的白袍人,比面对那位活了近千年的白家老祖,压力更大。

白袍人往前一步走出,落在白家老祖身前几丈,缓缓前行。

黄袍中年人沉声道:“前辈要是出手,可就坏了此方天地的规矩。”

白袍人置若罔闻,只是一步一步往前走着。

挂在叶凡腰间,一直没有机会出鞘亮剑的九霄天,雪白剑芒流转不定,隐有剑鸣。

白家老祖心思急转,缩手在袖,想要遁空离去,突然发现这座天地已经被人禁锢,再也无法轻易离开。

白袍人在前行途中,转头对那位黄袍中年人说道:“看在庾非晚的面子上,我不杀你,滚。”

黄袍中年人微微皱眉,看见那柄已经凌空而起的秀气长剑,略微犹豫,仍是散去身影,被迫离开这座连光阴长河都绕之而行的圣水秘境。

白袍人伸出一只手掌,轻轻握住嗡嗡作响的九霄天,“只有半成左右吗?不过劈开一座瀛壶山应该足够了。”

“不可!”

一道极具威严的嗓音从紫来州传入这座小天地。

白袍人置若罔闻,将九霄天轻轻往上一抛。

一闪而逝。

这座圣水秘境天幕,当场破开一个大窟窿,飞剑直直直冲去东穹隆州,转瞬即逝。

紫来州与中州之间的虚境内,一位封闭五感,正在淬炼剑意的剑修猛然睁眼。

随后他一个闪身出现在两州之地的广袤海域上,抬头望向东方。

刹那之间,天空中的云层,像是被一把飞剑给直接劈成了两半,风浪汹涌,形成一道又一道巨浪。

鸿蒙天下还有这样的剑修?

楚中离开困龙井了不成?

可楚中好像直至如今,也没有这样的一把剑吧?

鸿蒙天下最好的五把剑,已经毁了两把,其余三柄,一个在剑开天幕的人皇腰间,一个在历代的太古虚皇族族长手里,一把在自己手中,能配得上楚中的剑,这座天下的确少之又少。

他没有去追赶那把杀力无匹的飞剑,而是恍然大悟,立即往紫来州最南端那边赶去。

白家老祖咽了咽口水,说道:“一个没有剑的剑修,还想与我拼杀不成?”

他依旧缓缓而行。

“找死!”

白家老祖爆喝一声,身形急掠。

一拍手掌,一件闪出阵阵金光的玉簪凭空而现,风驰电掣,直刺那个古怪男子的头颅。

这枚玉簪子,可是白家老祖炼化了一条九千里大江才形成的本命仙兵。

距离此人不过一丈。

可白家老祖却心神剧颤。

只见那支爆发出金光的玉簪,颤颤巍巍停在那人身前,充满了本能畏惧,再不敢寸进。

就在此时,天地先前破开窟窿的那个地方,伸出一只刻满古怪符印,缠有锁链的金色大手,紧握住九霄天,手臂颤动,大袖翻滚。

显而易见,哪怕只是暂时控制这把上古凶剑,对于他来说也并不算轻松。

那道威严嗓音再次传出,“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白袍男子转过头,淡然道:“怎么,是嫌我没有倾力出剑,有些不愉快?这样也好,我试试看能不能做出与人皇陛下一样的壮举,开次天幕试试,如何?”

他一招手,九霄天瞬间脱离那只巨手的掌控,被他握在手中。

那具法相手臂的主人并未现身,只是一抖手腕,有清风滚滚如江水,直接将那位白家老祖裹挟其中,说道:“一个十境巅峰修士,打着幌子,挑衅圣殿威严,肆意打杀一位身有福泽,无错无过的年轻人,罪无可恕,随本座去思断崖接受处罚。”

白袍人瞥了眼那只巨手,轻声道:“我有说过他可以走了吗?”

一道剑光闪过,将那支法相巨手的手指斩掉一截,升至空中的白家老祖牙齿打颤,惊恐不已。

那道声音似是有些恼怒,一股磅礴的浩然正气滞留在秘境内外,愤然道:“你真要与这座天下的大道抗衡?”

那人抬起眼皮,说道:“我已经这么做了。”

那人冷哼一声,“多行不义必自毙,你好自为之!”

言语落定。

秘境上方的天幕窟窿已经合拢,只是轻飘飘落下一枚金黄色玉佩,应该是被之前那一剑斩下的手指尖所化。

叶柔嘉接在手中,惊呼道:“好东西啊!”

白袍男子转过头,轻声道:“把人照看好,别死了。”

叶柔嘉赶闻言赶紧把玉佩收进怀中,小跑着过去将叶凡抱在怀里,说道:“放心,有我在主人想死都难。”

白家老祖双手负后,缓缓道:“没了本命仙兵,我也还是一位三劫不朽。”

白袍人横剑在身前,淡然道:“走了。”

叶柔嘉点点头,意念微动,将二人送至了九霄天剑内世界。

掉落在地的九霄天,时不时传出一阵阵雷鸣声响,是被白家老祖的金身法相击打的声音,更是被一剑剑斩下所致。

不到一刻钟,叶柔嘉心中大定,又是微动念头,九霄天便回到她手中。

白袍男子缓缓自剑内走出,就连衣衫没有一丝褶皱出现。

他问道:“他叫什么名字?”

叶柔嘉想了想,说道:“要是没记错,应该叫白選,紫来州除了那个剑疯子和崔家,应该便是他最强。”

他嗯了一声,将始终笼罩于圣水秘境的粗布铁剑召回,说道:“他有些术法神通,死的并不是他的真身,应该只是他的一个分身元婴。”

叶柔嘉恍然道:“我说呢,只是个分身啊,怪不得那个老家伙没太为难我们。”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